Perdonar

文废从剪。原谅我这一生不羁放荡爱脑洞。

黄昏到来,紧跟着就是夜晚,漆黑的夜空覆盖了橙色的云翳。

贝克汉姆感觉到什么东西扎着他的手腕,他的胳膊有些痒。他闻到草皮的味道,清新的,混着泥土的味道,然后他猛地睁开眼。

映入眼帘的是草皮——当然,不然还能是什么。他脸朝下躺在一片草皮上,这简直蠢透了,贝克汉姆撑着地站起来,然后他看到了球门,教练席,以及蓝色的观众席。

哦好吧,现在这不是一片草皮了,他躺在一个球场里,天知道他是怎么到这来的。贝克汉姆疑惑地皱眉,他记得他在哄女儿睡觉,那姑娘可真活泼,像是架永远不知道疲倦的小战车,一刻不停地在她的领土上奔驰。哦,接下来发生了什么,他或许是和他的小七一起睡着了?

既然是梦,那就没什么好担心了。他的背不太疼,别的伤也是,在梦里他永远能保持健康和年轻不是吗?这样的认知让他有些想在球场上不管不顾地跑上几 圈,但是他还是决定先弄清楚现在的情况。贝克汉姆仔细地审视了一遍球场,熟悉的顶棚,蓝色的座椅,上面写着——HALA MADRID。

哦,伯纳乌。贝克汉姆闭上眼睛,无奈地笑笑。

他退役之后很少再梦到空无一人的球场,大多数时候它们都是人声鼎沸的,这大概是第一次。他以为他会梦到巴黎,或者米兰,又或者是曼彻斯特。然而他却梦到了马德里,寂静的伯纳乌球场,抬头就能看见星空,美丽得不真实。

贝克汉姆深吸一口气,冰冷的空气充盈了他的肺叶,他拉开场边的铁栏,走上了南看台。

这都怪卡西利亚斯,贝克汉姆走到观众席中间随便挑了个地方坐下。

他和卡西利亚斯的谈话再次不欢而散,他不想看到卡西利亚斯坐在替补席上虚度光阴,就像他自己当年那样,伊克尔值得那个位置,他值得更好的,他想。

贝克汉姆在晚饭后接到了卡西利亚斯的电话。他们谈论了各自的生活,交流了怎么带孩子,以及一小部分关于皇马的话题(无关转会),但是他最终还是决定正视这只房间里的大象。

“听我说,Iker,你不能那么固执。想想,你已经一年没有上场了。”

“嘿,我在欧冠出场了!”

“我知道。”

“Dave,我哪也不会去。哪也不会去!”

“不,Iker,你知道……”

“噢噢噢抱歉,Martin在哭,我们晚点再联系好么。再见Dave。”电话那头很安静,贝克汉姆没有听到孩子的哭声,卡西利亚斯撒谎的技巧一如既往地拙劣。

“再见Iker,替我向Sara和Martin问好。”他沉默了一会,最终只是迸出一声叹息,而卡西利亚斯假装什么都没有听到,挂断了电话。

Iker,你知道,俱乐部从来不需要忠诚。

贝克汉姆花了很长的时间去理解这个,然后花了几乎一整个职业生涯去接受和妥协,他不希望他的男孩因为逃避现实而浪费掉他的天赋,可是卡西利亚斯那孩童般的顽固和天真使他根本没办法听进任何劝告。他一直都梦想着能在伯纳乌终老,这个脆弱的梦想几乎是支撑他对抗现实的全部武器,同时也是他唯一愿意相信的东西。

贝克汉姆俯视着球场,这个他曾经以为自己会永远留下的地方。他靠在椅背上,放空地看着伯纳乌整齐的草皮,用脚打着拍子,哼起了《HALA MADRID》。然后他听到了某个角落传出细微的音乐,和着他的节拍。

起初很微弱,像是被扭曲的风声,接着越来越响,连脚下的地面都在震动,下一瞬间灯光亮了起来。他一晃神,身边已经坐满了穿着白色队服的球迷,他们站在椅子上挥舞着队旗和围巾,搭着彼此的肩膀在狂欢。

贝克汉姆跳起来,挤过人群冲到栏杆那儿,干净的球场现在铺满了礼花的碎屑,冠军奖杯被古蒂抱着,所有人都在庆祝这场等待太久的胜利。

这是他在马德里的最后一个晚上。

他整晚都和那个孩子腻在一起,他们击掌,拥抱,他的男孩让他骑在他的肩上绕场。

贝克汉姆看到年轻的卡西利亚斯披着西班牙国旗,朝着那个年轻的贝克汉姆跑过去。他记得卡西利亚斯把他们俩盖在国旗下面,用极快的语速对他说了什么。他的眼睛藏着星光,贝克汉姆不自觉地走神了,他只听到最后一个词是再见。于是他微笑着回答“好的,再见Iker”,然后亲了他的嘴角。他至今仍然记得那个词含在舌尖的苦味,像是吞下一把粗粝的沙石, 硌出一喉咙的腥味。

然而这次他听到了些什么,音乐声和人们的欢呼声都消失了,卡西利亚斯的声音那么的清晰,混着气息不稳的喘息,一字一字敲进他心里,他如此用力地抓住栏杆以防自已摔倒,以至于他的指关节泛着白。

贝克汉姆不知道这是他的幻想还是他的记忆,他更宁愿相信这只是个幻想,但是强烈的悲伤仍然漫过他的心。

他握住栏杆,紧紧闭上眼睛,等待梦境的终结。

——“答应我你会回来,亲爱的Dave。我会在这等你回来,哪也不去。现在,让我们说再见吧。”

——“好的。再见Iker”


 
 

END


今天1.23卡贝节。我最爱的冷CP,节日快乐,希望你们能各自幸福快乐地享受人生。

呆子你要快点好起来,说好要在渣团挂手套的嘛QVQ

看多了doctor who现在想东西就是titi toto的。真糟糕【扶额】

评论
热度(8)
©Perdonar | Powered by LOFTER